首頁 > 新聞 > 副刊 > 正文

龔曙光:每一次旅行,都是有預謀的“身體越獄”

2019-08-06 17:16圖文來源:南報網

滿世界

出版方供圖

南報網訊(記者 解悅)“只有你身體抵達過的地方,才是你的世界;只有你精神糾纏過的人事,才是你的歷史。我的每一次旅行,都是一次有預謀的‘身體越獄’。”著名作家、媒體人龔曙光的散文集《滿世界》近日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在新書發布會上,著名作家和評論家韓少功、李修文、穆濤、劉大先等與作者進行了現場對話。

《滿世界》是作者龔曙光繼《日子瘋長》后又一力作。如果說《日子瘋長》是個人經驗的回顧與延展,是一部游子回歸之作;那么《滿世界》則是對群體世界的審視與思考,并將格局擴大到了全世界可見之處的文明與歷史。

作者游歷世界各地,除了正面描繪歷史文化之余,還用一雙慧眼捕捉到了旅程之中遇到的人和事,使得每一次旅行,都是個體對世界、對生命、對靈魂的審視與思考,超越與飛翔。

在《滿世界》創作過程中,作者不僅突破了自我,更對東西方文化進行了客觀獨到的思考,對歷史的細部也做出了全新的認知,使得《滿世界》一書不僅成為一張翔實的文化歷史版圖,更堪稱一個人面對世界的心靈史。

多面解讀,確立思想藝術雙重成就

在發布會現場,與會的專家學者們憑借對生活和文學的敏感暢所欲言,對《滿世界》思想與藝術上取得的成就給予了充分肯定。大家認為,這部散文集是龔曙光自我創作生涯的一次突破,也是當代散文創作取得的重要成就。

《滿世界》的成就主要集中在兩點:

一是突破了作家自己的創作格局,視野由故鄉和田野上升到世界各地的歷史與文明。

作為龔曙光多年探訪世界各地的沉淀之作,《滿世界》中的游歷遍布全球,從巴黎、羅馬、倫敦、布拉格到紐約、華盛頓、東京……其內容之豐富,地域之廣闊,堪稱百科全書。同時,散文并未止步于簡單的記游,而是較為深入地挖掘了風景背后的社會問題與文明歷史,并不斷對其進行追問:為什么會這樣?過去到今天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并對我們有怎樣的啟示?

二是寫作語言上仍舊保持著高水準高質量:簡練而深情,三言兩語即可切中要害,又給讀者帶來美的享受。

作家張煒評價該書“紀行辭章燦爛,論史明快犀利”,批評家李修文則稱其為“爛漫若水銀泄地,莊重如佛前問徑”,都是切實中肯的評價。作家們從創作實踐的角度,充分肯定了龔曙光在《滿世界》上取得的藝術成就。

別樣視角,探討當代散文創作問題

作者在每一次走出國門進入另一個國度時,不僅看到不同民族和地域的異樣風貌,更著重追求靈魂的環球歷險、靈性的文明辨析、靈動的藝術流變、靈異的風物寫生。看世界的人很多,看得如此通透的人不多,能看到未來之路的人更少。

從晚清到當下、從康有為先生到今天的“我”,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從巴黎、羅馬、倫敦、布拉格到紐約、華盛頓……作者帶著深思與追問,解讀異域城市不同文明的優雅與激進、血氣與灰調,讀出每座城市的生存邏輯、文化心理,描畫出世界視域中的未來步伐,熔煉出純粹的主題:激賞每一個民族、每一個時代的美好,洗去世界的亂象,讓世界變得通透而充滿靈性……

出席此次研討會的作家,都在散文寫作尤其是文化散文寫作方面頗有建樹。他們的關注點與《滿世界》在很大程度上不謀而合,將現場對話推向高潮。

對談環節,著名作家韓少功、李修文、穆濤、青年評論家劉大先等嘉賓結合生活實感與創作心得,對如何理解現代的中國城市發展建設、如何在經濟發展的同時保護中華文化之“根”、如何重新理解與定義“鄉土”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也以自身的生活和寫作經歷為參照,分享了對時代和文學最前沿的感受與認知。

作者:解悅責任編輯:巢宸舒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弓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