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副刊 > 正文

走走推出短篇小說集《嶄新》:變化代表了生機

2019-08-09 16:33圖文來源:南報網

嶄新

出版方供圖

南報網訊(記者 解悅)《嶄新》是作家走走最新短篇小說集,包括《小伙伴》《戴眼鏡的男孩》《寫作》《水下》《死守》等七個故事。作者以風格和形式迥異的七個故事,書寫都市女性的情感、欲望、痛苦和陰影。

本書描寫的女性們均特立獨行、情感熾烈,展現出不同于常人的生命狀態,對于深陷庸常瑣碎的日常生活中的人們來說,將會是一種“嶄新”的體驗。

作家走走已出版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多部,以及散文集《上海夜奔》和雜文集六種。

在新書發布會上,作家介紹,這本書第一篇小說《小伙伴》其實是作者自我成長當中非常重要的一篇。

作者說,當時是 2015 年年底,我得了肺癌,做完手術之后我跟我養母的關系得到了修復,也就是說,在此前所有的長篇當中沒有辦法解決的一種隔閡,在兩個病人的交流當中得到了紓解。我更加理解了我的母親,理解了我母親以前對我的保護,體會到了被愛。此前寫的一些關于自己的童年和成長的長篇是帶有一種怨憤的,那么在這本書中其實是帶有一種欣喜,我跟我自己達成了和解,也跟我的童年達成了和解。

走走說,我小時候是被領養的,養父母不知道我的基因從哪里來,當他們發現我有一些新奇的想法時,就會以一種狐疑的眼光觀察我。在這種審視下,我的成長本身是有一種扭曲性的。生病之后我跟我母親經歷了長達三個月的陪伴,讓我意識到她作為一個早年的癌癥患者一生的痛苦,而這種痛苦是沒有辦法紓解的。直到我自己生病以后,我才理解了這種痛苦。所以這篇《小伙伴》是我真正釋然的一篇,我體會到了小小的星火在燃燒。那個時候我意識到每一個瞬間都應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961213 與 961312》是作者最喜歡的一篇,它帶有一點未來感。我們每個人都孤獨地待在一個房間里,所有感官的體驗都必須用工資兌換的積分來購買,購買疼痛、購買饑餓、購買被愛、購買溫暖,人的感覺全部喪失。這里面有一個意象,就是我們把舌頭磨成特別尖銳的刀刃,大家沒事的時候就會拿舌頭在墻壁上磨。為什么會出現這個意象?因為舌頭是柔軟的,當時我意識到,我們所有的傷害來自于舌頭,我們對最愛的人甚至對自己,說出來的話語的那種刻薄,都是舌頭帶來的。同時舌頭又是我們在吃東西的時候離不開的工具。所以當舌頭是刀的時候,它首先傷害的是自己的嘴,是自己的內部。所以我想用這個意象來代表自我的傷害和對他人的傷害。在未來的社會我們都特別保護自己,我們用滾泥水的方式把自己的皮膚包在一個外殼里,絕對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但是這個泥殼是容易被擊破的,一旦被擊破,它的裂紋就會蔓延式地展開。這就是一個未來人類孤獨的意象的描述。

《嶄新》關注時代的女性,走走說,這個“嶄新”的女性,是一個不斷反思、制造變化接受變化并認識這種變化本質的一個形象。制造變化是最重要的,它代表了生機。

作者:解悅責任編輯:巢宸舒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弓兵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