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國內 > 正文

個人大病求助不同于互聯網募捐 不誠信求助或擔刑責

2019-11-13 13:48圖文來源:北京日報

善款能否用于償還醫療債務

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訴訟近日一審宣判,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一審判令其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并支付相應利息。那么,什么是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發起人通過網絡慈善眾籌取得善款后又應當怎樣使用呢?

個人大病求助不同于互聯網募捐

近年來,水滴籌、輕松籌、愛心籌等網絡平臺經常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中發布個人大病求助信息,讓“指尖公益”“隨手行善”成為了現實,這種形式對于拓寬社會救助范圍、促進民間慈善事業發展具有不可忽視的作用。但由于相關的法律規范尚處于空白,網絡平臺、發起人、籌款人、捐贈人的權利義務、責任承擔均無明確規定,求助人信息披露范圍不清、標準不明、責任不實,籌集款項的流向和使用也不公開、不透明、不規范。一方面,網絡個人求助給陷入困境的患者及其家庭提供了便捷、高效的求助途徑;另一方面,“羅一笑你站住”、德云社演員“百萬眾籌”等爭議事件頻發。毀譽參半,這是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目前面臨的現狀。無論是不實信息,還是刻意隱瞞,都可能讓公眾的愛心受挫。如果人們對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產生“信任危機”,將直接沖擊現有求助體系,損害的不僅僅是慷慨解囊的捐贈人,更是那些未來真正需要救助的不特定群體。

慈善法2016年9月1日實施后,網絡慈善被正式納入法治調整范疇。之后不久,經民政部遴選指定,13家網絡募捐平臺成為首批獲認定的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標志著我國網絡募捐規范化監管的開始。但對于備受關注的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問題,慈善法并沒有作出統一界定,本文所指網絡個人大病求助是指自然人(發起人)通過網絡平臺發起大病專項籌款項目,贈與人通過互聯網對項目發起支持,贈與患者錢款的行為。

目前網絡上常見的善心渠道分為兩種,即“個人大病求助平臺”和“慈善組織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聽起來差不多,但二者存在區別。首先是發起主體,個人大病求助的發起人是個人,受益人是患者個人;互聯網募捐的發起主體必須是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所募善款的受益人為不特定的社會公眾。其次是稅收優惠,個人大病求助中的捐贈者不能就其捐贈的款項享受稅前抵扣,但通過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進行慈善捐贈的捐贈者,可以根據法律規定,享受公益捐贈稅前抵扣的稅收優惠。最后是法律監管,個人大病求助主要依靠發起人和捐贈人之間的契約來制約,而慈善募捐則是從募捐方案的發布到慈善項目的完成,整個過程要受慈善法、慈善組織公開募捐管理辦法等多個法律法規、規章制度的制約。

不誠信求助或擔刑責

網絡求助發起人在發起大病求助前,都需要在求助平臺注冊,并須根據平臺要求說明受助人疾病情況,治療花費,家庭房產、車輛、債務、收入等經濟情況,并提供相應證明材料。也許有人認為,反正都是在網上,無論是小小的謊言,還是隱瞞家庭財產、挪用善款,甚至是詐捐,捐贈人都無從得知,眾籌平臺也不會查證追究,自己更不需要承擔什么責任。殊不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種不誠信行為必將給責任人帶來民事甚至刑事責任。

發起人應如實提供求助信息,并對信息真實性負責。民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等共同制定的《公共募捐平臺服務管理辦法》規定,個人求助信息真實性由信息發布者(發起人)負責。但并沒有專門的法律法規規定發起人的具體義務及法律責任。在社會實踐中,以水滴籌平臺為例,發起人與網絡平臺簽訂《用戶協議》《求助信息發布條款》《承諾書》,同樣要求發起人必須保證求助項目真實,及時、完整、真實、準確地公開求助人的疾病情況、治療花費情況、家庭經濟狀況、基本醫療保障情況、商業保險情況以及獲得政府醫療救助等情況。

因此,發起人在求助時準確、真實提供求助人疾病信息、家庭財產信息等是發起人的義務。發起人與捐贈人之間是附義務的贈與合同關系,如果未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發起人應該承擔哪些責任呢?上文中提到的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莫先生在孩子患重病后,在水滴籌發起了個人大病籌款項目,共籌集到153136元。籌款結束后,他立即申請提現,資金用途表述為用于孩子治療。隨后,水滴籌公司將籌款匯予莫先生。孩子去世后,該公司接到舉報稱,莫先生并未將籌款全部用于患者治療。為此,水滴籌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追討善款。在庭審期間,莫先生承認并未使用籌集款支付醫療費,而是用于償還孩子治療所欠債務。此外,他通過網絡申請救助時隱瞞了名下車輛等財產信息,也未提供妻子名下財產。法院經審理認定,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構成一般事實失實,違反約定用途使用籌款的行為屬于將籌集款挪作他用,違反了與廣大贈與人之間附義務贈與合同的約定,所以水滴籌平臺有權要求返還籌款款項。在此次訴訟中,法院一方面明確認定了發起人應對求助信息真實性負責;另一方面,對善款的使用提出了明確的意見,最后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194條規定,“撤銷權人撤銷贈與的,可以向受贈人要求返還贈與的財產”,法院判決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善款必須專款專用

從案件判決來看,莫先生將籌集款用于償還孩子治病所欠債務的行為,屬于將籌集款挪作他用。那么,發起人應當如何使用善款呢?筆者提示,以下三種使用途徑皆不可取:

一、善款不等于家庭生活費。目前法律法規沒有明文規定個人大病求助的善款使用問題。實踐中,發布求助信息前,發起人均與網絡慈善眾籌平臺簽訂了《求助信息發布條款》《用戶協議》等文件,筆者檢索了水滴籌、輕松籌等個人大病求助平臺的文件,所有文件顯示發起人都承諾籌集款項全部用于求助人治療,因此,發起人取得善款后用于日常家庭生活的行為構成違約,需要承擔民事責任。

二、“救病”不等于“救窮”。現實生活中,很多患者在網絡籌款之前可能已經舉債治病,那么將善款用于償還因治病產生的債務是否可行呢?此種行為最易使人迷惑,因為善款的用途是用于治病,舉債也是為了治病。但仔細分析便可發現,通常患者的債務是在發起人網絡求助之前,發起人發起求助、提現時均需要填寫資金使用用途,即治療何種疾病、后續治療費用等,使用用途完全不包含償還之前的債務。另外,以水滴籌平臺為例,《求助信息發布條款》等規則顯示,網絡大病求助捐贈人贈與的目的在于“救病”而不是“救窮”。因此,即使發起人將善款用于償還求助前為了治病而產生的債務,也與發起人發起求助時約定的善款款項用途不一致,違背了捐贈人救病的贈與目的,違反了贈與所附的義務,也會被認定為挪用善款的行為。

三、善款嚴禁用于個人享樂、揮霍、消費等。個別發起人將籌集的善款用于個人享樂等,此種行為已經嚴重違反了其與贈與人之間附義務的贈與合同,肯定需要承擔返還善款等民事責任。

如果發起人在籌款之初就抱著揮霍等非法占有目的,甚至無病籌款,在填寫求助材料時虛構自己或者家人的不幸遭遇,使網友陷入錯誤認識,騙取網友捐贈的財物達到一定數額,那么該發起人的行為將會涉嫌詐騙罪,需要承擔刑事責任。詐騙罪是指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式使他人陷入錯誤認識,并使他人基于這種錯誤認識向其給付一定數額的財物的行為。根據刑法第266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網絡個人大病求助是互聯網和移動支付技術發展的產物,無數網友的點滴善心和力量借此匯聚成海,為成千上萬的重病患者和家庭帶去希望和溫暖。網絡慈善的發展應該得到全社會的關愛和支持,沒有絕對的誠實,就不配得到無私的善良。發起人在網絡求助之初便應牢記誠信是獲取幫助的最低標準,善款必須得到專用。如果抱著僥幸心理,突破誠實的底線——隱瞞、挪用、詐捐,發起人必將受到法律的懲罰,并原封不動地返還善款。

(作者單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延伸閱讀

為慈善立規 國外怎么做?

慈善事業在世界各地的發展并不平衡,在不少發達國家,慈善法規和實踐已相當成熟,它們的經驗教訓可資借鑒。

世界上第一部慈善法起源于1601年的英國,但對于網絡募捐活動,英國目前還沒有法律規定。網絡慈善機構一直在用各種數據告訴公眾,把錢捐給它們,可以放心。在英國,可以自由注冊慈善機構,但要經過嚴格審批。網絡慈善機構受到社會各方面的監督,目前英國有3個監督性的非政府性機構:募捐標準委員會,負責監測并評判公眾投訴;募捐協會,編寫并出版募捐行為準則,同時對募捐標準委員會作出的評判進行評估和公開;募捐監管協會,主要是對公共場所募捐進行監管。

德國慈善事業已有200多年的歷史,其慈善法規的內容主要包括慈善機構的組織立法,慈善機構稅收優惠的立法以及籌款、群眾集會、福利組織等方面的立法。盡管慈善法規較為健全,但每年都能發現上百起慈善詐騙案,為此德國還發起了一場“找回慈善信任”運動。德國捐贈理事會要求旗下的協會及基金會會員,將所得捐款和去向對外公布,捐款者還可跟蹤其捐款的最終去向和效果。此外,德國還設有社會福利問題中央研究所和天主教聯盟兩家獨立機構,負責監督善款使用情況。每年,它們向通過其審查的慈善機構頒發“捐助徽章”,徽章的授權使用期限為一年。

在日本,慈善組織一般被稱為“公益法人”。2008年日本頒布了新的“公益認定法”,將持續了上百年的主管部門審批改為“公益認定”。通過認定后的慈善組織可以自動享受稅務方面的優惠待遇,收益部分不繳稅,捐款者也可以獲得捐款扣除的稅收優惠措施。為取得社會信任,日本慈善組織不僅財務公開,甚至負責人的生活也要“全透明”,如每日行程、與哪些人會面聚餐等都要在網絡平臺上公布。

美國慈善事業發達,但并沒有專門、統一的慈善法,有關規定散見于憲法、稅法、公司法等。早在1913年,美國稅法就規定,向慈善組織捐贈可以免稅。在美國,任何慈善組織都是按非營利組織進行注冊。非營利組織最重要的好處是免稅,每年的收入不必繳納各種聯邦和州的稅賦;在舉辦活動時還享受優惠等。另外,捐助者還可以在自己的收入中抵稅。這一條成為很多商業機構樂于為非營利組織捐款的重要原因。對慈善組織的監督也離不開稅務部門:各類基金會每年必須作報告,國稅部門會審計慈善機構的財務和經營狀況,通過評估給違規慈善機構以懲處。

 

作者:歐陽華 吳清沛責任編輯:尹淑瓊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卻像隔了萬水千山。眼看著路現在快修好了,為了這一天,我們等了8年。”陳同義說的這條路,即緯八路(天華西路)東延工程,是江北新區打通“斷頭路”的一號工程。[詳細]
弓兵返水 捕鱼来了刷弹头 微乐麻将外挂下载 浙江快乐12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八闽福州麻将群 pk10赛车冠军永无规律 年股票指数 在家怎么可以赚钱_百度经验 今天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麻将新手 11选5技巧 稳赚高手 pk10三码必中规律 双色球精准杀红号100% 自动麻将机怎么作弊 微信捕鱼技巧大全 甘肃新11选5走势图 投注法和注码法